您的位置:www.dh4858.com > 人物 > 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发

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发

发布时间:2019-06-21 22:12编辑:人物浏览(188)

      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1839年7月8日–1937年5月23日)美国资本家,也是上世界第一个亿万富翁,在他漫长的一生中,人们对他毁誉参半。他极为沉默寡言、神秘莫测,一生都在各种不同角色和层层神话的掩饰下度过。

      1839年7月8日,约翰·洛克菲勒出生于纽约州哈得逊河畔的一个小镇。祖上是法国南部人,为了逃脱政治迫害,才来到新大陆创立自己的事业。到洛克菲勒这一辈,已经是好几代了。

      父亲是一个很讲求实际的人,他自信,好冒险,善交际,任性而又以自我为中心。他从小就教育孩子们,只有劳动,才能给予报酬,而家里的任何劳动,都制订了一套标准。母亲是个一言一行都皈依《圣经》的虔诚的基督教徒,她勤快、节俭、朴实,家教严格。洛克菲勒作为长子,他从父亲那里学会了讲求实际的经商之道,又从母亲那里学到了精细、节俭、守信用、一丝不苟的长处,这对他日后的成功产生了莫大的影响。

      从小,洛克菲勒就表现出了自己的商业才能,他有个记账本,上面详细的记录着自己在田里干了什么活,以此来向父亲要求报酬。同时,他把这些钱积攒下来,贷给当地的农民,制订一定的利息,从中赚取费用。还有一次,他在树林中发现了火鸡的窝,就把小鸡弄回家中自己饲养,到感恩节的时候,再把鸡卖掉,小赚一笔。而这些都得到了父亲的赞扬,因为父亲认为:“人生只有靠自己,做生意要趁早,只有钱才是最牢靠的。”这种教育方式或许有点偏激,但对年幼的洛克菲勒而言,却是影响他一生的,“不要随便相信别人,只有钱才是最牢靠的”对于在逆境中生存的人、在商场上厮杀的人是不错的。

      16岁那年,洛克菲勒决定放弃升大学,到商界谋生。为了寻找工作,他在克利夫兰的街上跑了几个星期,拿定主意要找一个大的公司,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小公司是怎么运作的。9月26日,他在一家经营谷物的商行当上了会计办事员。从此,这个日子就成了他个人日历中的喜庆纪念日,他把它作为第二个生日来庆祝。“就在那儿,我开始了学做生意的生涯,每周工资是4美元。”他这样说。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工作十分认真刻苦,账簿做得清清楚楚,没有差错,这些顿时让老板休威刮目相看。在公司工作的第三年,洛克菲勒无意中听到了英国即将发生饥荒的新闻,自作主张大量收购食品,为此老板极为不满,但没过多久,英国真的发生了饥荒,公司的货物销往外国,获得了巨额利润。一时间,洛克菲勒在当地,成为人们的谈论中心,一个19岁的小商业天才就这样诞生了!

      1858年,不满足做个小助理的洛克菲勒辞掉工作,认识了和他有过相同工作经历的英国人克拉克。洛克菲勒向父亲借了1000美元,与克拉克合伙成立了“克拉克·洛克菲勒经纪公司”,把美国西部的谷物肉类出售到欧洲,开始了创业。

      洛克菲勒做生意时总是信心十足、雄心勃勃;同时又言而有信,想方设法使自己取信于人。克拉克对洛克菲勒做事仔细十分欣赏,他描述当年的情况说:“他有条不紊到极点,留心细节,不差分毫。如果有一分钱该给我们,他必取来。如果少给客户一分钱,他也要客户拿走。”

      这时候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已经发现了石油,然而洛克菲勒却建议不要在原油生产上投资。果然,此后不久由于疯狂地钻油,导致每桶原油从当初的20美元暴跌到只有10美分。钻油先锋们一个个败下阵来。

      3年后,原油价格一再暴跌之时,洛克菲勒却认为投资石油的时候到了。他与克拉克共同投资4000美元,与一个在炼油厂工作的英国人安德鲁斯合伙成立了安德鲁斯一克拉克公司。公司迅速发展,但当洛克菲勒决定放手大干时,他与克拉克却发生了严重分歧,不得不分道扬镳。

      公司散伙,大家同意把公司拍卖给出价最高的买主。洛克菲勒和克拉克两人参加竞买。拍卖底价是500元,拍价很快涨到5万元——这已经超过了洛克菲勒所预想的价值。当价格一路飙升至7.2万元时,两人对公司能否创造这么多的价值都相当怀疑,但洛克菲勒毫不迟疑地报出7.25万元,赢得了公司的所有权。当时的洛克菲勒只有26岁。他后来回忆说:“这是我平生所作的最大决定。”

      1863年,洛克菲勒在克利夫兰开设了一个炼油厂,把西部的石油运到纽约等东部地区。在石油工业中,勘探石油等工作被称为“上游工业”,精制和销售属“下游工业”。随着下游工业的兴盛,克利夫兰出现了50多家炼油厂,洛克菲勒决定垄断“下游”工业,那时他只有28岁。

      洛克菲勒热衷于公司间的联合,为了实现自己垄断的理想,他联合了两位资金雄厚、信誉很好的投资合作者。3年之后,也就是1870年1月10日,创建了一家资本额为100万美元的新公司,它的名字就是标准石油公司。身为公司创办人和总裁的约翰·洛克菲勒获得了公司最多的股权,当时他年仅30岁。科学的管理、精细的经营、高质量的产品为标准石油公司赢得了声誉,也具备了坚实的竞争能力。

      在商战中,洛克菲勒讨厌用价格战驱逐竞争者。他更愿意向竞争者们提供现金或标准公司的股票,买下他们的炼油厂。他是认识兼并价值的一名先驱者。在兼并公司的同时.洛克菲勒还网罗了一批能人,用他自己的话说:“那价值远远超过被兼并的所有公司。”

      1879年底,标准公司已控制了90%的全美炼油业。到了1880年,全美生产出的石油,95%都是由标准石油公司提炼的。自美国有史以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企业能如此完全彻底地独霸过市场。

      在海外,标准石油公司进一步向西欧和中国扩大海外市场,因为先进的技术,标准公司赢得了欧洲大部分地区的煤油市场。在中国,标准公司为自己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市场。它分送掉几百万盏廉价的油灯,使中国人购买和点燃标准公司的煤油,被人们称之为“点燃亚洲光明之灯”。就这样,标准公司一步一步地把石油市场从欧洲扩展到亚洲,进而扩展到全世界。在占领市场的同时,他利用国外廉价的劳动力,掠夺国外丰富的石油资源,取得高额垄断利润。在亚非拉地区的石油开采成为了他的财富的主要来源,1935年,洛克菲勒控制了海内外大约200家公司,资产总额达到66亿美元,他的私人财产也超过了15亿美元,成了名噪世界的“石油大王”。标准石油公司几经更名,最后定名为美孚石油公司。

      正是此时,洛克菲勒的律师多德提出了“托拉斯”这个垄断组织的概念。在多德的“托拉斯”理论指导下,洛克菲勒合并了40多家厂商,垄断了全国80%的炼油工业和90%的油管生意。1886年,标准石油公司又创建了天然气托拉斯。标准石油公司最后定名为美孚石油公司。托拉斯则迅速在全美各地、各行业蔓延开来,在很短时间内,这种垄断组织形式就占了美国经济的90%。洛克菲勒成功地造就了美国历史上一个独特的时代——垄断时代。

      身为垄断者的洛克菲勒得罪了很多人:商业对手、华尔街、法院、国会。垄断企业对经济的控制令社会不安。在老罗斯福总统《反托拉斯法》的大棒之下,美孚被肢解。气急败坏的洛克菲勒痛骂老罗斯福为卑鄙小人。而且发誓不再资助共和党的候选人。

      1896年,洛克菲勒离开了标准石油公司总部--纽约百老汇路26号,搬到了自己的庄园,他退休了!这一年他才57岁,正值壮年。为什么会激流勇退呢?有人说他自觉罪孽深重。洛克菲勒成功的背后,确实有不少同行厂商倒闭、破产,饱受他那弱肉强食的垄断之苦。也有人说他患了严重的消化功能紊乱症。在过去40年中,他要钱不要命,以致积劳成疾,不得不退休。到底是因为什么,恐怕谁也说不清了!

      不过在当时,洛克菲勒的名声却是不太好,可谓是众叛亲离!由于他的吞并、垄断,导致许多小业主家破人亡;在宾西法尼亚州油田地带的居民身受其害,对他恨之入骨,有的居民做成他的木偶像,然后将那木偶像模拟处以绞刑,以解心头之恨。无数充满憎恨和诅咒的威胁信被送进他的办公室,连他的兄弟也不齿他的行径,而将儿子的坟墓从洛克菲勒家族的墓园中迁出,说在洛克菲勒支配的土地上,儿子无法安眠!

      或许,就是在此刻,他才领悟到,金钱并不能代表一切!他开始学打高尔夫球,去剧院看喜剧,还常常跟邻居闲聊。他学习过一种与世无争的平淡生活。他成了“街坊上的约翰”,过着与世无争、简单的生活。但洛克菲勒从来没有停止在商业上插手,他始终保留着标准石油公司的第一号股票,也从来没有忘记开创的石油事业。

      洛克菲勒基金会1913年在纽约注册。2000年资产33亿美元。目前由家族第五代主持基金会,仍坚持最初的捐赠传统,关注点始终是教育、健康、民权、城市和农村的扶贫。其捐赠时间跨度之长、规模之大和成就之广泛和显著,可以当之无愧地执美国及至全世界慈善事业之牛耳。

      对中国来说,最早接触到的基金会是洛克菲勒,对洛克菲勒来说,中国也是其最早和最重要的海外工作对象。它1913年组建会议刚一开过,第一批行动之一就是派医疗小组来华考察。

      基金会在中国的工作可分为两部份。20世纪前半期的一大创举就是建立协和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自1916年至1947年的32年间,该基金会用于创建、维持和发展协和的拨款总额为4465万美元。其他方面的资助包括:帮助创建自然科学的诸学科,如生物、化学、物理、地质、考古、遗传学、农业科学和植物学;推动乡村建设,开展平民教育运动;帮助创建社会学(包括人类学),帮助中国学者与西方的交流,其持续资助的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是1949年前中国最重要的研究实际经济问题的研究所。

      在中国局势动荡的很多时间里,基金会对中国的帮助依然锲而不舍,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它根据当时的条件和需要,以最可行的方式,对迁往内地的学术机构进行帮助。如由基金会拨款给有关大学,由大学出面邀请一批中国著名学者到美国讲学一年,在此项目下应邀的学者包括罗常培、冯友兰、梁思成、费孝通等十几位教授。

      改革开放后,洛克菲勒是最早恢复与中国合作的基金会。它的工作不是以国别分,而是按领域分,而它所一贯关注的重点——农业、医疗卫生、计划生育无一不是中国急需的领域,现在,它在中国的合作单位相当广泛:农科院、中科院的农业政策研究所、在杭州的中国全国水稻研究所、中国环境与发展研究所、中国计划生育委员会及其下属机构、中国科技委员会及其下属机构及一些地方研究所和机构等等。

    转载请注明来源: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发